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反复

没有固定作息,兴起的时候活动到凌晨。
不喜欢戴帽子,却总是把头埋进进臂腕。
听音乐,看书,发呆。
做作业,想念,潮湿。

很多的为什么藏在心里不想去证实,害怕得来的只会是最糟糕的无奈。
假装若无其事,如果可以的话。
自称为自闭症候群,也无法和人分享那些无法理喻的情绪。
大概是无可救药了,无可救药。

不明白,不理解,不开心,不放弃,不奢望,不想再放任自己散漫下去了。的确是有些悲伤只能自己化解,学乖了,不哭了,如果是再面对两年前的自我,真的该醒醒了。虽然现在的近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可是和那个曾以为失去就是天塌地坠的自己相比,已经好出太多太多了。那个时候不吃不喝的自己,傻到伤害自己的行为,不过只是在给自己的伤口撒盐罢了。而现在,是该学会放手,学会坦然了吧。如果不是过往的伤,也无法教会我如何释怀,尽管当下的我仍旧无法完全放下心里的矛盾,那就反复告诉自己不可以再继续下去了,如果还是会想念,那些终究是不会属于我的关心和暗示,只会更让自己难过,所以在心里默念了很久的话,依旧无法说出口的那句,请别对我太好。真的想有些人能做到。当然现在完全可以当作是我在无理取闹,我不想在将来再去缅怀现在可以回避的痛苦,如果不是真的在意,如果真的放心不下曾经,就不要试图闯进我的世界里好不好。从以前到现在,从来都是你们一个个毫不顾及我的感受的进入和离开,也许你们以为这样可以给我带来快乐,也许你们也曾在心底许诺可以给我带来一些承诺将不变质的东西,可是那始终只是说过的玩笑话,我却久久信以为真的等待,已经够了。不想再尝试了,我这么说,想着这么做,也明白未必能实现,因为我从来都不是拥有主动权的那一个,等待无论何时都像是我的专署工作,可是除了这样我也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,我以为只要管好自己的世界,大概就可以无视你们的出没,可是这样的原地等待似乎是种禁锢,双手双脚连同心脏一起不得动弹,只有思维仍在运转,转出的绝望让我觉得窒息,逃脱不了,回避不了,那么我说就顺其自然吧,想着可以摆脱恼人的家庭,摆脱恼人的情绪,摆脱无休止的等待。太多的事就像我提到过的那样不敢去证实,还是要回到这样一个现实的问题,尽管我无法用确切的词汇来拼凑完整想要说出的话,那也就这样算了,没打算要说明白,也就是所谓的自闭。无法与人沟通,害怕别人真正体会到自己的内心世界,当然也不可能有人真的读的懂,所以在反复了很久的压抑中必须寻找一种自我发泄的方式,就算明白有时候这样只是在浪费时间,但如果可以舒展下褶皱的感觉也还是让自己好受些。我说要假装不在乎的,偶尔藏不住眼角的余光去眺望曾奢望过的幸福,是的,曾经奢望而已,大概不是因为得到了某些信息的缘故使我觉得无法再抱有期待了,所一在苦难还未来临前我必须给自己一个警戒,不可以再假想着会有什么可以包容自己的东西,也许生活就是在给你一个个小惊喜的背后挖了一个大大的坑,只看见诱惑的话,那离葬身也就不远了。不要管我在说什么,总之很讨厌这样的情感,才叮嘱自己要停下,不可以再前进了。有些人说一万遍也不会懂,有些事让自己很想死,这些都是时隐时现的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也不指望有人记得,活在冷漠的环境里,有人把孤独和自闭定义在一起,可以我已经不想再听那些暗示的话语了,我相信在多年以后,也是不会有人记得的。现在的这些究竟能带来些什么,如果我狠一狠心是否就可以避免很多无端的交集。然后还要说什么其实连我自己也都不知道,有些什么能够除去我不想面对的东西,尽管有些情节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,也算作是不经意间的消息,让我知道原来傻的只有我自己,不过这样也好,不是我强求的来的,是我的痛苦逃不掉,就想不属于我的人和事我又何必再去强求。当然也设想过排除一切扰乱我的事物一心读书,但大概是没有这样的圣人的,想要叫自己忘记吧,也无法改变太多的事实,痛苦也是一种必然的经历,是谁说过,我们经历了什么,将来就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,那我还真是好奇未来曾经一起欢笑一起难过的朋友们会变成什么样,虽然极大的可能是我们根本不会再有遇见彼此的机会,未来的事不该放在现在想,想要忘记太多太多的事情,写了这么多可能仍然无法走我心里的某些东西,那也就只好随它去了,如果某天又不小心伤害到了自己,那也只能自认倒霉。猫猫是我的眼泪,彭彭是我的血液,这些我都有记得。你们叫我不可以哭泣,不可以受伤。我不会忘记的,什么深沉什么伪装什么强颜欢笑都一边去,那我大概也就只剩下所谓躯壳的东西了。找不到安慰自己的理由,找不到继续的价值,至少是目前。也许过了这时期会好些,这大概是最后一篇流水帐,然后我要坚定的以最大限度的精力投入学习。是的,我从来都是为自己而读书,当然也不希望家里人白养我,这个家为我付出的将来是要由自己来加倍偿还的,不是债务,是爱。收获伤害,回报爱。因为就算是现在给我带来的痛苦也是教会我成长,教会我该怎样去保护别人,教会我怎样接受,那也就不需要再多说什么这样那样的让我压抑的事。我想是快要结束这些文字了。最后还是忍不住提到某些人,只有现在而已,换到明天又会变成伪装的世界了,我会努力装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当然也不讳再允许什么类似的事情发生,不会干涉不属于我的领域,如果是我太冷漠,就请离开我的世界,别对我太好,那样只会让我更心痛。恩,有的事也要提一下,以上的胡言乱语请全当我在疯言疯语,不该多想的人千万别多想,因为我很确定我想写给的人根本不会看到这些,所以看到的你们,请替我保守秘密,也许对你们来说什么秘密也没看到,那就对了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About me

papa

Author:papa
1990.06.24
降落地球``外星生物

性别:未知

爱好:画画&写文 and摄影

擅长:囧在家里

区域:上海

所属:7-in(七氤) & U-see

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〓
[注:
   本BLOG所有文字和图片皆出自原创,请勿转载.]

 .︵ゃ
ゃ(の). [糖粿控]半只
╱︶╰ゃ ɑɑ〇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
◢◣[now]如此亡命的高三生活
地狱式锤炼...
我还不想死啊啊啊=[]=

和阿蛋送的升学符无限的
培养爱中XD
还有阿拓托付的宝贵的笔
我也会爱它的!
感谢朋友们忍受这里的牢骚
患有准高三生万物恐惧症OTL

BLOG无责任拖沓更新ING......pai飞
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●熊崽一只
●无语
●白目呆
●自控不能 = 皿 =
●懒之至
●闭门不出``表来抓我!


QQ:524382684

邮箱:bububu.bubu@yahoo.com.cn

最近の記事
Comment
Leave a message

music
Link ●Draw *Write
First Hit 2618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